关闭
关闭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首页其他 » 黔粮文化 » 粮友之窗

家乡的红薯片

贵州省粮食局  http://www.gzgrain.gov.cn/  发布时间:

字体:  点击量:次  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

拿起发黄的老宅旧照片,忆起了家乡的红薯片。

60年代,在东北某些小山村,到了青黄不接的时令,红薯片便成了家乡父老乡亲的口粮,“一季红薯半年粮”在这里不再是简单的一句顺口溜,而是缺衣少粮时期,生产队长解决社员们温饱的一个活脱脱的事例。

红薯片见证了几代人的酸涩和刚强,唱响了一个时代的最强音,谱写了朴实善良父老乡亲 “快乐”的心酸史。

模糊的印象中,生产队偏西山坳中的半丘陵地带,有一些荒土地,土壤属于砖色沙土,土质贫瘠,不适合种植玉米、高粱等口粮作物,只适合薯类植物生长。队长用智慧把这片土地的能量释放到了极致,他发动社员拓荒种红薯,如雪中送炭让缺粮父老乡亲熬过了饥饿的严寒,红薯片也成为了我童年无法拭去的记忆。

寻“味”童年

冬季来临时,红薯片成为同学们课间和午后熏烤的“休闲”食品,我们把备好的红薯洗净,切成薄薄片状,放在燃烧的火炉上熏烤,翻转两次,红薯片就可以食用了。红薯片入口香甜,既保留了薯类浓郁的甘甜,又不失烘烤后外焦里嫩的清脆,浓浓的香气在口中徘徊,久久不曾散去。

上课期间,熏烤红薯片是有险情或要付出代价的,说起来还有许多故事。

教我们的老师很古板,她走进教室,连桌椅板凳都“肃严起敬”,空气像停止流动的一潭死水,沉寂得没有一丝波纹。

一次,同学“李二嘎子”因为课间没有抵挡住红薯片的诱惑,趁老师转身黑板写字的空当,将红薯片放在了炉子上,结果被老师“恶狠狠”的脱出,罚站了一节课!

相比“李二嘎子”我是幸运的,一天,上课铃声响起,红薯片还没考好,为免遭“李二嘎子”一样的惩罚,情急之中,我把半生不熟的红薯片抓起,活生生吞下!

热浪从口腔顺着食道一直延伸到胃,泪水伴随着疼痛喷涌而出,……。

嘴馋的后果是:口腔烫出了一排大泡,食道不同程度受损,一周后总算能够正常进食了。回放熏烤红薯片的映像,这是我永远也甩不掉的记忆。

收获喜悦

每年10月是红薯收获季节,生产队有劳动能力的汉子们,怀揣秋收的喜悦,心系急切啃食红薯的热望,奔向那块曾经给予家乡人温饱的热土——红薯种植地刨食久盼的收获。挥舞的镰刀呈弧形怒吼般吞噬着一根根藕断丝连的薯藤,疼痛让薯藤也开始摽劲,汉子们越用力薯藤们越缠绵,看到汉子们有力用不上,薯藤们眯眼欢笑愈发蜜意绵绵,汉子们尝不到薯藤一丝妥协的味道,便放弃了硬朗,巧用剥茧抽丝的韧劲,一丝一丝捋一蔓一蔓梳,终于掰开了薯藤的缠绵,让粗壮的根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,汉子们也嗅到了泥土的芳香。当一个个红薯如孩童般欢蹦乱跳的从泥土中钻出时,汉子们瞪着发红的眼睛,一个箭步扑向红薯,左右开弓一手一个,用粗糙的衣服简单逝去泥土,忘记了疲倦和劳顿,裹着汗水啃食着获胜的喜悦。

熏蒸薯片的场面更是雄伟。闲置在家的婆娘们,拿出盆盆罐罐有说有笑,聚焦到生产队伙房,把挑选、去泥、熏蒸、切片、晾晒等分工拿捏得井井有条,一个上午功夫,便把汉子们的收获变成了黄橙橙薯片,暴晒在阳光下,成为乡亲们饥饿时的口粮。

我和玩伴们在一旁观看嬉戏玩耍,偶尔帮助婆娘们跑跑腿,递点悄悄话,也能获得几个薯片作为奖赏。

浓浓乡情

发放薯片却是一个难题。饥饿是乡亲们共同的窘境,能吃饱是乡亲们迫切需求,围绕分配公平公正,队长会同社员中的“名流”制订了三个分配方案,一种是按劳取酬,以劳力多少分配;一种是按照人口多少分配;一种是大锅饭,按家庭分配。方案公布后,生存的本能让朴实的社员们,围绕有利于己的方案,争先恐后“发表”意见!会场乱呛呛的,没有了秩序。

“大家静一静”队长说,“你们呛呛半天,也没有结果,我说还是按人口分配吧!”队长的话还没说完,“张大直愣”(因为说话直来直去不计后果,社员们都这样称呼他)“腾”的从火炕上站起,怒火燃烧的热浪,瞬间把他的脸颊“熏蒸”得黑红,两只手臂不停地抖动,额头两侧血管如蚯蚓般蠕动,发颤的嘴角“恶狠狠”的“喷”出四个字:“我不同意!”

会场顿时“炸”了锅,社员们有的拍掌起哄,有的一脸茫然,有的低头不语,有的一旁劝解,声波一浪高过一浪。

“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我们总不能眼看着人口多劳力少的家庭挨饿,总该让他们活下去吧!”队长语重心长的一句话,冷却了会场即将燃烧的“烈火”,慢慢恢复了平静。“劳动力多的家庭这次吃点亏,哪个乡亲们心里没有数!”队长接着说,“你们回去都好好想想,考虑考虑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!”

会后第二天,“张大直愣”就跑到队长家“检讨”昨天会上的鲁莽,他代表的也是全体社员的心声。

说起“张大直愣”也着实让人怜悯,妻子去世后,他把三个孩子拉扯大,他家劳动力最多,队长的“决策”,他是最大“受害者”,发点牢骚也在情理之中。

队长是个直性人,他没有念过书,大字不识一个,在红薯片分配问题上的“决策”,算不上睿智,亦不属于高智商,与运筹帷幄更是贴不上半点边。可他却固守了“一个社员也不能饿着”的生命底线,把整个小山村烘得暖暖的。

饥饿与半饥饿陪伴着我的童年,虽然清苦,却被一种朴实厚重的浓浓乡情包裹着严严实实,生活温馨和煦。

一晃50年过去了,国家富强国民富裕了,温饱已不再是我们的困扰。

春节回到家乡,重新踏上山坳中的半丘陵地带,再也寻觅不到红薯的踪迹,当年的红薯片早已淡出了乡亲们的记忆!这块曾经给与我们温饱的热土上,占满了一排排绿油油的玉米青稞。

放下老照片,昏花的眼前又浮现了红薯片,宛若又听到她在讲述这块热土和它背后的故事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